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金辉彩票注册 > 贝多芬 >

贝多芬晚期作品何以不同凡响?

发布时间:2019-04-26 08:3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贝多芬的音乐创作可被划分为早、中、晚三期。1802年之前是贝多芬的早期风格,此时的贝多芬虽已在维也纳显露才华,站稳脚跟,但创作内涵和风格尚显稚嫩。1802年至1803年问,贝多芬因患耳疾从而经历了一场痛苦的精神危机,令后人钦佩不已的是,凭借艺术的力量,贝多芬战胜了自我,并由此步入创作的成熟期,即贝多芬的中期。自此至1812年的十年间,贝多芬创作了一大批彪炳史册的著名杰作。包括《“热情”钢琴奏鸣曲》、《第五交响曲》(“命运”)、《第五钢琴协奏曲》(“皇帝”),等等。中期的贝多芬,发散出强烈的个人英雄主义,这种带有强烈现代感的个人意识,正是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的思想遗产。贝多芬经由自己独特的个人体验,通过声音的特别方式抓住了时代的脉搏,发出了时代的最强音。

  自1812年之后,贝多芬的创作陷入了低潮,其作品风格与表达内涵发生了明显的转向。贝多芬的晚期风格最终在1817年至1818年间成型,并保持至去世。他最后十年的创作,标志着崭新的艺术境界。一个对世界、对人生、对艺术怀有坚定自信并取得全面成功的音乐家,随着暮年来临,重新开启自省之路,通过透彻的再次思索和体察,终于修炼成为一个洞悉世界、并达至涅槃的智慧哲人。

  1812年的贝多芬,在当时就已被公认是最伟大的在世作曲家。此时的贝多芬正处在顶峰,事业如日中天。但正因为他已经达到如此的高度,下一步的艺术方向反而成为问题,贝多芬不时感到困惑和不安。

  当时,欧洲的政治局势与精神气候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法国大革命所代表的启蒙思想开始遭到怀疑乃至抵制。与这股怀疑理性主义的反启蒙思潮相对应,在音乐艺术中,浪漫主义的观念正在聚集力量,古典主义的理想则面临瓦解。贝多芬处在重要的风格转折十字路口,他的创作数量急剧下降,某些作品中还隐约透露出浪漫主义的情怀与走向,如声乐套曲《致远方的爱人》(1816年)、以及《A大调钢琴奏鸣曲》作品101(1816年)。

  就在贝多芬面临艺术风格转折的关口,他个人生活中的三个重大事件,对以后的贝多芬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心理影响,并促使他改变了艺术走向乃至人生态度。

  第一个事件是写给“永恒爱人”的一封著名情书。1812年,贝多芬给一位神秘的女性写了一封口吻极为热烈真挚的情书,在信中称其为自己心目中的“永恒爱人”。贝多芬权威学者梅纳德・所罗门证明这位女性是安东尼・布伦塔诺,她比贝多芬小十岁,出身于维也纳的一个贵族世家。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贝多芬最终未能如愿与她终成眷属,从此,贝多芬再没有与任何女性产生恋情。不难想象贝多芬内心的痛苦和挣扎,尽管他非常渴望人间的美好爱情,但他却不可能得到正常的爱情生活。

  第二个事件是贝多芬的耳疾越来越严重,到1818年,他终于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只能用“谈话簿”来保持与外界的交往。贝多芬的晚年由于完全失聪,进一步加剧了他的内心孤独和与世隔绝。一个有着丰富内心生活的音乐家,被迫以如此艰难的方式维持与外界的交往,这种生活状态必定影响到他的艺术创作和人生态度取向。

  第三个事件是争夺侄子卡尔的监护权。贝多芬的弟弟去世后留下一个未成年的儿子卡尔,由于对弟弟遗孀的品格和能力心存疑虑,贝多芬为争夺监护权与弟媳对簿公堂。这场官司对卷入其中的所有人都是精神折磨,更糟糕的是,由于贝多芬的管教过于严厉又拙于沟通,卡尔对这个令人生畏的伯父产生抵触和反感,最终在1826年开枪自杀(未遂)。此事对于晚年体弱多病的贝多芬不啻是极为沉重的精神打击,这也暴露出他在日常生活中的性格缺陷,以及他与常人很难达成正常沟通的行为缺憾。

  1818年,贝多芬艰难地完成了《降B大调钢琴奏鸣曲》作品106,这是贝多芬的晚期风格宣言。这首作品是贝多芬钢琴奏鸣曲中最困难、最艰涩、最庞大、最深奥和最险峻的巨作。在音乐风格上,它不仅坚决回复到古典主义大型曲式的刚正严谨,而且在对音响材料的深刻挖掘和抽象提炼上,体现出某种义无反顾和一意孤行的极端性格。

  作品106,贝多芬确定了今后的艺术方向,进入晚期创作的高峰。至1827年去世的十年间,他写出了最后的十多部杰作,包括晚期钢琴奏鸣曲四部(作品106、109、110、111),《迪亚贝利主题变奏曲》作品120,《庄严弥撒曲》作品123,《第九交响曲》作品125,晚期弦乐四重奏五部(作品127、130、131、132、135),以及《大赋格》作品133,几乎每一部都是里程碑式的伟大作品,其艺术质量之高妙和音乐创意之独特,至今仍让人惊叹不已。

  从技术风格的层面看,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之所以不同凡响,是因为贝多芬对音乐语言的根本性质和运作方式在很多方面甚至超越了19世纪,预示了20世纪现代音乐的理念和精神。例如,贝多芬将中心动机构思为一种“细胞基因式”的抽象结构,使音乐运行高度集中,结构极端严密。像《降B大调钢琴奏鸣曲》作品106的第一乐章和末乐章,由于音乐结构的高度压缩,如果事先没有仔细研读乐谱,绝不可能仅凭听觉真正理解其中的艺术匠心。又如,贝多芬对复调手法的大面积运用。尤其是赋格,在贝多芬手中变为既有巴洛克遗风、又有古典式创意的音响建筑,几乎每一部贝多芬的晚期作品中都有作为结构重心的赋格曲。再如,《升C小调弦乐四重奏》作品131中,奏鸣曲式的外在架构似乎被抛弃,但内在的精髓却全部保留;而在《迪亚贝利主题变奏曲》作品120中,贝多芬针对圆舞曲主题进行了不可思议的戏剧性加工,可谓是化腐朽为神奇。

  贝多芬晚期之所以伟大,不仅是因为他在音乐风格层面上的探索和成就,更重要的是他在音乐风格上的开拓和音乐意境上的创造。贝多芬曾说过:“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他的晚期创作向世人说明,音乐和艺术不仅是生活的消遣和装饰,也是一种回答人生命题和探索世界本源的途径和方式。贝多芬的晚期创作由中期的“从痛苦走向欢乐”深化为“通过磨砺抵达星辰”,他的晚期音乐具有更为宽厚的人性温暖,怒不可遏的成分明显减少,内省式的深思和超越性的宁静成为基调,达观超脱的态度占据上风。他仍然有力量发出最宏大的升腾性号角和民众性颂歌,但他此时最深切的感受来自真正个人化的内心。与莫扎特晚期境界的宽容、明净、祥和与甘美不太相同,贝多芬晚期的意境更多是深沉、苍劲、敬畏、升腾、欣喜、幽默与和解。他竭力挣脱日常生活和尘世俗务的干扰,沉浸在一个理想升华的世界中,通过音乐写作来为自己也为他人寻找和确定世界意义和人生价值。

  贝多芬的晚期创作不仅达到了他个人的艺术顶峰,也标志着整个音乐发展史中的制高点。通过贝多芬早中晚三个时期的音乐发展,显示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精神进步过程,他用一种无可替代的音响呈现方式,让我们听到并认识到,人性所具有的丰富可能性,以及人在理想中能够达到的精神高度。

http://nthngalone.com/beiduofen/3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