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金辉彩票注册 > 安谷 >

央企千亿资金竟然来自四川民企?背后究竟是何隐情!

发布时间:2019-05-28 13:4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四川圣达集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涵盖项目投资、水电开发、冶炼铸造等,被连续评为四川省利税大户之一。为地方经济发展带来长足贡献的圣达集团,却引来了官商利益集团的觊觎。在非法利益集团相互勾结、密谋设陷、环环逼迫下,圣达集团大量资产被不法侵占达数百亿元,堪称建国以来最大的侵害民营企业案件。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官商利益集团竟秘密转移“民企子公司”资产,将毫无实力的皮包公司操作成“知名央企”上市,圈钱敛财超过千亿!一手造成了玩弄资本、侵占广大股民利益、违规操作导致大量国有资产流失等惊人事实!案件牵涉之大、其中隐含的违法行为之猖狂令人震惊。

  1999年,圣达能源股东借国家产业结构调整之机,将数十年的积蓄投向攀枝花焦化领域,投产后,产品价格上扬,而且供不应求。2002年形成年产100万吨煤焦产业链,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的民营煤化工企业,年利税达到3亿元,连续多次被评为四川省纳税大户称号。

  2003年,圣达能源又欲借电改之机,往水电开发方向转型,但由于江河资源优质水电资源水电站项目,已被五大发电巨头所占据。大渡河沙湾水电站,当时并不受政府和行业重视的,几十年来也从来无人问津。圣达能源股东大胆投入风险堪探,找专家反复论证,大幅减少了移民搬迁人数,不仅将沙湾水电站的装机由原来的30万千瓦,提升到48万千瓦(国家大二型水电站)。同时,还使下游安谷水电站77.8万千瓦也得到了开发利用,总装机容量提高到125.8万千瓦,年发电量共计57亿度,年收入可达17亿元。2004年圣达能源收购上海隆源双登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0835),同时,圣达能源自身也已完成上市辅导任务,进入IPO排队阶段。

  2005年,圣达能源进入房地产领域,在成都市高新区天府二街开发中国水电大厦。正是由于圣达能源良好前景,引起了圣达集团时任法人董事长王光友觊觎之心,王光友借助与圣达能源股东的亲戚关系巧妙伪装骗取信任,利用长期担任圣达集团高管的有利身份,私下与原中国电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范集湘、个别省部级官员以及银行人员等相互勾结,结成庞大的利益集团。伪造国家批文、虚构央企主体、虚假投资等方式,使虚构的中国水电集团成为圣达水电虚假的股东。

  2006年起,在权力的掩护下,由工商机关配合提供虚假资料,注册同名套牌公司、盗换圣达主体、挪用沙湾电站26亿元项目贷款,充当自有资金投资。并相继虚构多家中国水电集团的子公司与圣达水电在法定代表人、名称、住所、人员、财产上形成人格混同。表面上看上去是中国水电集团的子公司在投资,实质是用圣达水电的账户在投资。为虚张声势,借用国家部委直属央企和企事业单位的规划、勘察、施工等资源优势,注册地址、名称、业务与之相近的“李鬼”公司、网站,误导投资者。并掌控行业媒体大量散布虚假新闻的方式来混淆视听。

  2009年以中国水电集团整体改制重组成立中国水电股份的名义,将圣达水电(估值近100亿元,净值超过50亿元的优良资产)伪装为中国水电股份。

  2011年,在巨额利益的驱使下,会计所、律师所、保荐人、评级机构暗箱操作,通过凭空虚构资产、业绩、客户、资质等信息,硬是把一家“民企”子公司伪装成一家知名“央企”。而这一系列的违法违规的操作,全盘造假的公司,却一路绿灯成功上市增股发债圈钱近1000亿,金额惊人,远远超出正常运营所需,其背后的势力可谓是“手眼通天”。

  利益集团还通过参控股和拉拢天津银行、长安信托、汇通担保、东英金融、达刚路基、渤海租赁、金融控股集团等数十家金融机构打通整个洗钱通道,多层影子嵌套,虚构中国水电集团作为大股东,对持股信息进行“隐身”,非法质押股票。通过假发股、假发债、假收购、假定增“对倒”股票等。

  截止2013年12月31日,中国水电股份发布公告称,中国水电集团与中国电建集团协议无偿转让64亿股股票到中国电建集团。2014年1月,“中国水电股份”更名为“中国电建股份”完成转换。2014年4月完成股权过户,中水股份控股股东由中国水电集团变更为中国电建集团。

  而在更名前,以中国水电的名义增股和发债获取的资金共441亿元,其中部分用于秘密回购圣达能源被隐匿起来的股票。

  2014年4月28日,利益集团在乐山市工商局将企业类型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国有控股),证明在此期间通过工商将主体秘密调换,再由工商新挂一个圣达水电,来偷梁换柱。通过虚假质押股权,法院集中发起虚假冻结、虚假查封、虚假诉讼、虚假执行等手段,人为制造资金断裂崩盘的假象。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平台显示,中电建水电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认缴出资日期是2003年5月23日,但工商资料显示中电建水电集团2006年尚未成立,而且没有实缴记录(表示没有实际注资)。该信息的所示日期同时也说明了是被恶意改成中电建水电集团,2003年投资四川圣达水电的股东只有圣达集团。该信息也证明了中电建水电集团私自修改四川圣达水电公司章程,在章程中虚构中水四川公司在2003年的出资信息。

  操作手法是,伪装投资合作,先由圣达集团投资,然后再以更名的名义,通过工商系统调换成中电建水电集团。

  利益集团串通银行、工商、法院,通过注册的多个“套牌”公司,通过开立的99个未披露“黑户”,再利用伪造的债权、担保文书,通过”隐密“执行这些黑户当中的资金,试图规避责任。

  在有关圣达集团的银行贷款、股权质押、司法诉讼、股权拍卖、人行企业信用报告、工商注册等资料中,多次出现多个不同工商注册号15、、、239、的圣达集团。工商部门在明知注册号过期的情况下,仍然为不法分子违规办理股权质押贷款登记,且选择性的将债务信息整合到三证合一后注册号为239的空壳圣达集团,让股东来承担所有的债务;将拥有数百亿水电资产的的实体公司,秘密剥离圣达集团装入中水股份上市,上市后的股票经变现后又回到另外几家与圣达集团同名不同注册号的二级空壳公司。

  而在以上操作中手眼通天的中水利益集团,在工商注册等方面信息混乱,疑点重重,说其是一家虚构央企主体的皮包公司并非信口开河。

  根据企业信息系统查询显示:中国水电集团的企业名称,由原来集团公司变更为集团有限公司,没有变更记录。区划代码,由原代码100000变更为现代码110000,没有法律依据。企业类型,由原全民所有制变更为法人独资公司,没有改制公告。注册资本,由实缴48.5亿元变更为认缴1000万元, 没有减资公告。营业期限,由2003年7月14日变为2018年4月20日,没有法律依据。管辖机关,由国家工商总局变更为北京市工商局,没有迁移记录。企业地址,由宣武区白广路变更为海淀区车公庄,没有变更记录。法定代表,由郭建堂变更范集湘再变更为宋东升,没有变更记录。成立日期, 由2003年07月14日变为1989年1月3日,没有法律依据。核准日期,由2012年7月12日变为2018年4月20日,没有变更内容。股东名称,由国务院国资委变为中国电建设集团,没有变更记录。

  中国水电集团的企业基本信息与实际情况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法律禁止变更的项目也发生了变更,且项目信息登记信息相互矛盾,却在工商公示信息当中却都没有变更任何痕迹,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这表明中国水电集团的营业执照是虚假的。

  而最为令人不可思议的一点是,通过国家企业公用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中水集团的社保信息中显示参加社会保险的人数为0人。

  这就表明,中水集团中没有一名正式员工,这家公司就是一家仅仅存在于纸上的没有人员的“空壳”公司。既然公司没有一个人员,又是怎么开展业务,完成公司运维的呢?

  进一步查询还发现,中水集团只有北京维康机电设备工程公司、北京中泰经贸发展中心、北京流芳宾馆、北京华夏水电新技术开发公司这4个分支机构,与其历史上宣传的央企集团公司实力完全不符。并且这4个分支机构中只有北京流芳宾馆一家处于开业状态,其余3家处于注销或根本查询不到,说明中水集团其下属分支机构也存在虚假。

  原来,早在2009年攀枝花市政府找到圣达股东,希望通过招商引资的方式挽救濒临倒闭的富邦钒钛,就是设计好的阴谋。沙湾和安谷两个电站是由位于攀枝花的圣达能源所投资的项目,只是被王光友隐瞒了这个真相,继而在成都虚构了一家圣达集团,引开圣达股东对攀枝花圣达能源的关注。为侵吞该部分资金,范集湘、王光友与张剡合谋,通过工商秘密将圣达能源和位于攀枝花市的富邦钒钛合并。

  2012年6月,中国电建集团总会计师刘明江率队到攀枝花与时任攀枝花市长张剡密谋洽谈。由中水集团原高管范集湘与时任攀枝花市长张剡、圣达集团原高管王光友合谋,一步步富邦公司逼向绝境,最后强推富邦公司破产埋掉转移资金。

  2013年,攀枝花政府突然一反常态公然违背招商引资协议及承诺,包括三通、配置矿山、贷款担保、土地指标等,导致富邦公司工程建设及资金陷入困境。

  2014年12月先由副区长温洮和李传荣里应外合,暗中组织包工头闹事,并协助闹事者冻结银行账户,通过建设局提供伪证,发起一百多起虚假诉讼,迫使富邦停产。

  2015年,富邦公司陷入困境后,张剡再以“假帮扶、真侵占”的方式,出面劝富邦法定代表人,由政府通过现场帮扶的名义,派工作组进驻,通过虚假帮扶控制意图,协助王光友将100多亿资金转移侵吞。为填埋资金缺口,在停产的情况下,采用虚增存货、虚假借贷、虚假付息等,对富邦公司的账务进行处理,掩盖事实线年,攀商行在政府的支持下,以虚假的债权对富邦公司提起财产保全,查封富邦公司、圣达集团所有资产,及其关联企业所有股权全部冻结股东个人在攀枝花市、乐山市、成都市所有财产,协助王光友通过秘密转移。2017年1月,政府操控攀中院在没有查清借贷事实的情况下,强行对富邦公司进行破产重整。在破产程序中秘密将隐藏在富邦公司账户上的2.2692284242亿元的好处费,被擅自划转至攀商行账户,涉嫌构成妨害清算罪和盗窃罪,经多次报案无人敢管。

  政府强推曾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贡献的民营企业破产,致使富邦钒钛的破产财产大量流失,本应挽救危困企业的重整程序异化为趁火打劫恶意刮分破产财产的“掠夺式重整”。政府为什么要针对一家民营企业?被偷偷划走的2亿多元资金又去了哪里?究竟又是谁有如此巨大的能量,能够影响政府、攀商行、攀中院等机构的决定?以上真相若不查清,在法治社会的当下,恐怕于法于理都难以让人信服。

  在针对圣达集团所实施的一系列阴谋手段中,非法利益集团的核心成员王光友等人借助与圣达集团股东的亲友关系巧妙伪装骗取信任,利用长期担任圣达集团高管的有利身份,上下串通从地方到省部级高官,充当其巧取豪夺的保护伞,左右联络关联公司、政府及机构工作人员,充当扈从及帮凶,结成了一个从中央到地方,横跨几省,腐蚀勾连工商、税务、银行、法院、政府、央企等重要部门及单位,结成错综复杂的利益网,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内利用虚假央企充当敛财工具,与范集湘、张剡等核心人员、里应外合,侵吞数百亿民企资产,炮制建国以来最大的经济犯罪案件,给社会经济、政治生态造成了极大的消极影响,不仅严重损害民企利益、股民利益,也对庄严的法律进行了肆意践踏,视国法威严如无物,朗朗乾坤岂容如此作乱,是非真相亟待查清!

http://nthngalone.com/angu/24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